-兰陵-

追凌ABO设定,先看字再看图啊【超大声】

A=天乾 B=泽兑 O=地坤 发情期=信时

成年后,含私设 cece看图【希望别被屏蔽了x】

惊不惊喜,我竟然写文了咳咳咳咳咳】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金凌站在这毛竹搭的简易房屋内四处玩弄着这屋主人摆着的小物件,屋内时不时飘过来一股煮滚的中药味,金凌挥手扇了扇驱赶了这股味道,吸了下鼻子,翻开了放在案上的书。


“金宗主,这是这几个月的药丸……”屋主人关酒抱着一小瓶装好的药瓶,撩开轻纱帘子,正撞见金凌在看他还没写完的药方,眉头瞬时一皱,快步走上前去合上了书,“金宗主,说多少次了,别乱翻我的书……”


“翻个书怎么了,掉你肉了?”


金凌挑了下眉,站直了身子拍了拍被压皱的金星雪浪外袍,朝关酒伸了手,“拿来。”


“就掉我肉了!……给给给,有本事以后别来找我了!”

关酒把药瓶按在他手上,懊恼地呼了一口气,“你也少吃点这药,吃多了药效就没了,你觉得你这地坤秘密还能藏多久?”


“……没你的事!”


关酒每次一提这事,金凌的眉间又起了皱,他闭口不想谈起这个话题,把药瓶揣在怀里就转身御剑走了。

“亏这金宗主能受得住这药,换他人早就痛得生不如死了……哎,”关酒自言自语地摇头叹息,刚一回头差些撞上了另一位来访者,“哎哟,蓝公子来了怎么不说一声,吓死我了。”关酒拍拍自己的胸口给自己压惊。


“关神医,你刚刚说……金宗主,吃什么药?”来者正是蓝思追,方才的话他也略微听见一二,原本不想说什么,可那关乎的可是那个金凌,他还是没忍住。


“啊,啊,那个,药我都准备好了,我去拿,我去拿。”


关酒知道自己说漏嘴了,也知道金凌和蓝思追之间的关系,赶紧转了话题,溜进屋内翻东捣西。

 

许久,关酒取了捆好的中药递给蓝思追,又吩咐了煮药的注意事项和用药方法,他都不敢正眼去看蓝思追,生怕蓝思追追着方才的事问。

 


但蓝思追没再多问,只是把这个问题憋回了心里,取了药就赶紧回了云深不知处。



“思追,你抄错行了。”


蓝思追回了云深不知处之后有些心不在焉,要不是蓝景仪在一旁提醒,估计他自己也反应不过来,蓝思追揉了揉额角,又重新拿了纸抄起来。


“你有些反常啊,思追,遇到什么事了,还是到信时了?”


蓝景仪一手抽走了蓝思追正要写下的毛笔,蓝思追抬头看着他愣了一下后,才缓过神来。


“我去关神医那听到关于阿凌的事……”蓝思追简单地说了下他听到的事。


“关酒说大小姐用药?……是不是生病还是怎么了?”蓝景仪磨蹭了下下巴,想起上一次见到金凌的时候,他看起来确实不太好,还总是避着他俩,“思追,我一直怀疑,大小姐是不是个地坤……”


“景仪你别乱说了,阿凌怎么可能是地坤,你上次不是也问过……”蓝思追话到至此突然停住了,他也记得有这么几次金凌总是在避开他,他也不是没有想到过。


“算了算了,不说这个了,快抄书,等会又要被蓝先生念叨了。”


蓝景仪摆摆手,把笔还给蓝思追,自顾自地抄起了书,蓝思追也没再多话。




“思追,景仪,来来,过来。”


魏无羡站在长廊里朝他俩招了招手,蓝景仪拍了拍蓝思追的肩,示意着一起过去,老远就闻到魏无羡身上那股味,蓝景仪忍不住扇了扇周围的空气。


“哇,魏前辈,天子笑的味道比上次还要浓了。”


“你这是在嫌弃你们含光君的信香不好闻吗?”


“没有没有没有没有的事……”蓝景仪连连摇头加摆手地否认。


“魏前辈找我们何事?”


蓝思追提回了正经事,魏无羡也正色了一下道,“后天想派你俩去赴一下兰陵金氏的冠礼宴,你知道蓝家宗主还在闭关,含光君也不便出席,那个蓝老…啊不,蓝先生也上了年纪多少也身体不适,你们两个也算是含光君的得意门生了,代表蓝家赴宴吧……”


“啊?……这……”


两人面面相觑了一会,一道看着魏无羡同声道,“不妥吧……”


“有什么不妥,现在谁不知道你们跟金凌关系好……”


“关系……好吗?”


“就这么定了,别迟到。”


魏无羡也不管这两小家伙想再推脱什么,伸手揉了揉后颈就走了。


蓝思追那一瞬间不小心望见魏无羡后颈上的咬痕,他知道那是合契之后留下的印子,他忽然想起了金凌。

 

“所以,思追,我们真的,要去吗?”

 

两人又在了藏书阁抄书,蓝景仪一边磨着墨,一边回头望着在找书的蓝思追,蓝思追一直在想金凌的事,突然被这么一问,其实自己也是拿不准的,他俩算是本家门生没错,但说是要替长辈们去参加宴席,确实有点不妥。

 

“可魏前辈也那么说了,含光君近期确实出行了远门,也赶不回来的。”

 

蓝思追取下一本心经叠在怀中的书堆上,回身走到书案前放下,“今天就这些吧。”

 

“就这些?这么多?”蓝景仪吓了一跳,看着厚厚一堆书道,觉着蓝思追最近果然太反常了!

 

“很多吗?”蓝思追歪了下脑袋,撩起长袍下摆坐了下来,亦不觉着有何不妥,拿起纸笔就开始抄,又过了会,他停下来,问了句,“去吗?”

 

蓝景仪知道他是在问赴不赴宴,连连答道,“去就是了。”



“说了多少次了…谁还在私下传我是不是地坤这件事的全部赶出金麟台。”


金凌还在写字的笔忽然一抖,歪了一撇,额头上的青筋凸起,望着前来报告的修士,他扶着额叹了一口气,“出去吧。”


“是…是。”


那修士被吓得一句话都不敢多说,终于把他打发走的时候,一溜烟儿地就跑了。

 

屋内仅剩金凌一人,他也没心思再继续写下去了,起了身来到摆放佩剑的托架前,他取下了岁华,在一旁的榻上坐下,一遍又一遍地抚摸着剑身。


“小叔叔,爹,我能带好金家吗?……他们并不认同我呢……”


金凌独自一人喃喃道,又轻吁一口气,“为何,为何我是个地坤?”

 

金凌眼眶霎时红了起来,可他忍住了,现在他是宗主,不可如此懦弱,希望明日的冠礼宴可别出什么差错。



翌日,江澄率先赶到了兰陵,找了金凌身边负责起居的修士,“金凌都准备好了吗?”


“江宗主,宗主他……”


“舅舅,我准备好了。”


修士话还说完,金凌就先出现了,一身轻袍的金星雪浪,套着牡丹纹长袍外套,束发缎带上挂着的是江澄给他的一对清心铃。


江澄看着他还算有模有样也没再说什么,只是道了句“走吧。”


金凌点点头,跟在后面走,他心里盘算一下了这次会来多少人,有哪些人,想到蓝家的时候,他估摸着应该是蓝启仁,毕竟蓝曦臣还在闭关,蓝忘机现在也不太会出席这种宴席……可等他入座的时候往蓝家位置一看,他失策了。



金凌避开了蓝思追的目光,耳尖一热,“怎么……会是他俩?”他心想自己是完全没有想到蓝家竟然会派蓝景仪和蓝思追来,他深呼吸了几下让自己冷静,先做好目前的事才最为重要。


他正座宴席的主位上,按着流程过了一遍冠礼,其他仙门的宗主都纷纷上前道喜,但金凌一眼就看出了那些人眼神中的轻佻和不屑,随后便轮到了蓝景仪和蓝思追上前来。


“多谢……”

金凌回了礼时对上了蓝思追的视线,他愣了一下,随后感觉自己喉咙干得忍不住咽了下口水,身子在渐渐地发烫,金凌看着自己作揖的手在微微颤抖——是信时。


他万万没有想到信时在这时发作,还是在蓝思追的面前,他伸手想去摸药瓶,可是没有如他所愿,他憋了一口气,想忍着快些结束这一切。


“阿凌?”


蓝思追唤了声,那声音极轻,但金凌还是听见了,他亦是憋不住那口气了,他仿佛觉得自己闻到了蓝思追身上的气息,蓝思追是个天乾,金凌是知道的,他总是恨自己为什么不是个天乾,而是个地坤,就算自己从小没有爹娘被人戳脊梁骨,但因为是个地坤又当上宗主,更要遭他人数落。


“你没事……”可蓝思追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。


“好了,蓝家的公子,有话就过会再说,金宗主现有些身体不适,稍需休息。”


江澄挡得及时,他发觉了金凌的不适,好歹也是他一手带大的外甥,他朝一旁的修士使了个眼神,让人把金凌带了下去。


“……”蓝思追此时十分地担心金凌。



“你担心的话不如去看看?”


邻座的蓝景仪看着蓝思追已是心不在焉,端茶喝了口,小声道,“这里有我在,没事的。”


蓝思追回神看了看他,“我去去就回。”说着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宴席。


蓝思追其实并不知道金凌的住所在哪,在长廊上转悠了几圈,忽然他闻到一股花香,他熟悉这股味道,金凌曾带他去见那一片金星雪浪,正是这股牡丹花香。


他抱着一丝侥幸,顺着寻着气味找去。


他找到了。

“滚,离我远点!”


金凌扶着墙,一边喘着粗气,一边甩开小心翼翼扶他的小修士,小修士还想去扶,被金凌一把推开,“别碰我!”


“金……金宗主。”


小修士虽是个泽兑,但对金凌散发的信香毫无抵抗,亦是想把金凌给压在墙上。


“你!……”


金凌被困在了墙边,他现在再也没有可以推开人的力气了,小修士更是胆大伸手往金凌后颈摸去。


“住手!”


一声厉喝制止了小修士的动作,他的手被及时赶到的蓝思追紧紧抓住又向后一拗,骨节弯曲咔咔作响,小修士疼得求饶,蓝思追才松了手,小修士被金凌又喊了一句“滚”后逃之夭夭。


“阿凌,你没事吧。”


蓝思追看着那小修士走远了,回头看到金凌颤颤巍巍地掏出了一个药瓶,他眼疾手快抢走了药瓶,“你怎么了,这是什么药?”


“不用你管,还……还给我。”


金凌伸手就要,蓝思追手一躲,金凌伸出的手只锤到了蓝思追的胸口,他实在是无力去应付,“蓝愿……给我药……信时…”


金凌喘着气,说话都是断断续续的,蓝思追一愣,张了张嘴,“……信,信时?”


“我是个地坤……你不是早就猜到了……?”


“是……”


“那把药给我!”金凌抓着蓝思追的领口朝自己拉近了几分,“我不能让别人看见!”


“阿凌!……这药的副作用很大,是不是?”


蓝思追想起关酒说的那句话,但金凌咬了咬牙道,“无所谓,都是小事…”


“……小事?”蓝思追皱了眉,直接把金凌推进身后的屋内,反手关上了门,“我听见关神医说这药的副作用常人受不了的……”


“……啧,真是多嘴。”


金凌咂嘴扭过了头,不想再去看着蓝思追,却闻到一股淡雅的檀香味,弥漫在整个房间里,金凌的身子更加瘫软了下来,他不得不扶着椅子靠着。


“总之这个药你不能再吃了。”蓝思追擅自把药瓶收进了口袋,他想了一会,又道,“阿凌,我可以跟你合契吗?”蓝思追双手撑在金凌身旁两侧,把他锁在怀里,柔和的眼神还有些害怕被拒绝地闪躲。


蓝思追问得小心翼翼,金凌差些就没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,“……我只想被命定之人合契……”他说道,努力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的气息平稳些。


“……”蓝思追觉得自己是被拒绝,他不会去勉强,松开了手,耳畔却又响起金凌的声音,“可你……就是。”





评论(12)

热度(469)

© 霜雷争鸣|Powered by LOFTER